商邑之君銜悲踟躕
余攜 伊宛沚往之


問曰: "子何稱"
對曰:"鞅"

余與鞅席地,宛沚立側,聽更法、墾令、農戰、去強。
既爾,宛沚曰:"更法之意在不循故法、舊禮,蓋近乎王荆公之謂祖宗不足法也"
公孫鞅曰:"諾!"

宛沚又曰:"墾令蓋六字耳,貴勤農,草必墾"
鞅大笑,對曰:"草必墾實五十七字也" 宛沚腆。

又曰:"農戰在...." 余急謂"壹也"
公孫鞅曰:"雖然,無令奪其詞。"

曰:"去強在重罰輕賞,以刑去刑,使民復壹而農,無令姦而國削"
公孫鞅曰:"汝得我之意矣,式微式微,他日復言"

余與宛沚遂至西門町尋食,春風颯颯,燈火闌珊,宛沚顧笑而嫣然。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