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整大小 001.jpg

由來書畫鑑定的的學者都會對各種傳世的書畫進行考察,唯獨快雪時晴帖,在如此盛大的名氣之下,卻鮮少關於對它真偽的研究

其主要原因應該是因為此帖並無明顯破綻,可以明顯證明為摹本,但是又存在許多疑點,以至於無法宣稱其為真跡。

快雪時晴帖藏於台北故宮,圖片版權亦由國立台北故宮博物院所有

(我去年12/26有寫信去故宮問可不可以分享 但是一直沒有回應 若是有侵犯版權請告知 謝謝)

這裡我先列出此本疑寫本的正反證據:

 

支持寫本或真跡:

               1.沒有明顯可確定的雙勾填墨痕跡(可比對遠換帖,圖片在最後) 

               2. 山陰張侯可能為收藏者簽名,並非摹於信封上的收件者

               3. 元代書法大家趙孟頫的鑑定,元代那時此書跡理論上更為清晰,若是摹本應更容易被發現。

支持摹本:1.紙張為硬黃紙,把紙張以黃蘗染是唐代才盛行的,此舉可防蠹

               2.後四字『山陰張侯』可能為收信人,在做摹時一併摹上

               3.最早印為南宋書御府鑑藏章『紹興』連珠印(在張侯二字旁),此外並沒有更早的流傳

 

 

 

調整大小 002.jpg

 這是快雪時晴的畫心 僅二十八字(其中四字疑為後人加上,另有一說是收件者)

畫心上有"三希堂"印 "紹興"印 "石渠寶笈"印...等等 

調整大小 003.jpg

 趙孟頫的題跋與鑑定

第一行有乾隆皇帝最後一次題跋 那時他已經退位變成太上皇帝  此時也可以看出他的字已經沒有以往的線條架構了

第二行最後兩個印 一是乾隆宸翰  意思是這是乾隆的文章 北辰居所謂之'宸' 引申為帝王,"翰"為翰墨

                         二是幾暇臨池  意思是忙中抽空出來臨寫的意思

上面有大大的圓印 鈐蓋"古稀天子" 其他還有"石渠繼鑑" "內府圖書" "乾隆御玩"等等的皇帝、內府圖書收藏章

調整大小 004.jpg

 墨跡厚實  字的邊緣有隨機的墨沿紙纖維出去的毛邊

調整大小 005.jpg

 

調整大小 006.jpg

 

 更清楚的墨與紙自然結合的邊緣  但是快最後一筆起頭有筆鋒的痕跡 並未明顯不自然 可能是筆飽墨起筆時筆尖碰到的痕跡

 

007.jpg

 雪字第二筆起頭也如此  符合筆畫連綿的軌跡

008.jpg

 時字 日旁第一筆左邊有些微岔毛的痕跡 但是因為岔毛含墨不足,所以和紙接觸時痕跡斷續,和最後遠宦帖比起來的飛白,明顯自然許多

"土"與"寸"相連的帶筆痕跡 也很自然

009.jpg

 筆畫內的斑駁雖然可能是長時間膠敗的剝落 但是仍可以看出筆與紙擦出來不規則的層次 邊緣也是隨機的 沒有雙鉤時圓滑的線條感

010.jpg

 人字旁可看到明顯墨與紙的擦痕,符合紙表面纖維的形狀 邊緣也很不平整,但不平整的深淺和纖維很難是人為描出的

調整大小 011.jpg

 想字 "木" 第二筆也可以看出自然的墨擦紙的痕跡

調整大小 012.jpg

 

調整大小 013.jpg

 善字第一二筆的帶筆雖然有可議之處 但是第一筆其中就有不少輕微波折 所以帶筆部分也無法判定是描摹痕跡

014.jpg

 沒有明顯雙鉤痕跡

調整大小 015.jpg

 筆畫中墨的層次豐富自然 應非瑱墨可造

調整大小 016.jpg

 為最後四點之前的那個轉弧,筆畫中的枯筆效果,對比於頻有哀禍 的"割"字 可以認為是自然寫成

017.jpg

 糸最後一筆拉上來時的雜毛方向可議  但是卻無法明顯認定是描痕 "口"旁的枯墨也很自然

018.jpg

 

019.jpg

 上面兩字的乾枯墨與紙的擦痕擦出的紙纖維表面分布並無人為描寫痕跡

020.jpg

 次字感覺似有兩層以上的墨痕 筆畫中間較為飽滿 邊緣似有一層枯筆  有點不自然  但是我這是從印刷品上掃描 所以若非可以更清楚看原跡,也無法判定是否此字有雙鉤痕跡(雙鉤後外面再輕刷出不規則感)

021.jpg

 明顯墨擦在紙上  有纖維的感覺而無填墨的不自然

調整大小 022.jpg

 除了左方最後一筆有岔開 方向偏外之外 並無明顯可議之處

023.jpg

 

調整大小 024.jpg

 頓首 筆畫中間的枯筆不似填墨

以下是對比用的其他王羲之摹本:

調整大小 025.jpg

 頻有哀禍 的割字最後一筆右上方的飛白明顯是人為描出來 因為飛白為墨濃枯或水不足 所以飛白是斷斷續續的 不會是如髮絲依樣連續的細線

筆畫線條邊緣修飾得太過平整

調整大小 026.jpg

 遠宦帖『多』字 筆劃後面可以看到將飛白摹出時 筆毛的走向不自然,而且線條過於飽滿,很明顯是細描上去,以此可以看出是摹本

調整大小 027.jpg

 

  "主"字最後一畫帶筆可以看出分岔不自然 而且線條邊緣太過平滑 

 

比對這些摹本與快雪時晴帖,我認為快雪時晴帖是寫本,並非所謂的雙鉤摹本。但是是否為王羲之的手跡,這我也沒有辦法確定

雖然紙張據傳是竹紙,此種紙類確為晉朝即發明,但是紙有染黃過,是否為唐朝硬黃紙,亦或是後世裝裱時為了防蠹所以染黃

就不得而知了。

 

以上皆是非學術個人觀點~  

Posted by 祇園俗生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