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嘆又感嘆阿 寫成一首短歌吧

誰來跳一隻舞給我 聽我長嘯呢?
我種了滿山蘭花 和遍栽芬芳的樹 秋天的時候泡著花茶
門前那條叫做滄浪的河流阿 我常常在那裡洗帽浣紗

有時一杯酒下肚後 問自己 到底在追求哪種名聲?
無奈人間把很多無所謂的事情看重
而有意義的事情都被忽略

所謂重要就像阿 那些難過的事情該是我們的離別 
而快樂 該是新認識朋友時候
以及纏綿悱惻男女的愛情

但是這些又有多少人看重呢?
或許大家還是在乎金錢吧
只是那就不關我的事了
我只想像白鷗一樣地自在飛翔~

 


辛棄疾《水調歌頭‧長恨復長恨》

壬子三山被召,陳端仁給事飲餞席上作。


  長恨復長恨,裁作短歌行。何人為我楚舞,聽我楚狂聲?余既滋蘭九畹,又樹蕙之百畝,秋菊更餐英。門外滄浪水,可以濯吾纓。  


     一杯酒,問何似,身後名?人間萬事,毫髮常重泰山輕。悲莫悲生離別,樂莫樂新相識,兒女古今情。富貴非吾事,歸與白鷗盟。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