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給路過的朋友

  今年清明寒食掃墓我沒有回去,我在異鄉美國準備英文的考試。
奶奶走的那天是台灣除夕的早上,沒能過年,差一天就九十歲了,
其實奶奶在安養院已經一年多。記得當時我在當兵,家裡忽然來電說奶奶病危,
就很快跟長官請假回去(我是替代役),那時奶奶撐過去。
其實我是覺得家裡父叔輩並沒有好好照顧我爺爺奶奶,他們對"照顧父母"有很多想法、但是都不專業。
...

一直以來我父親跟他一個弟弟和姐姐處不好,依稀記得道士念到我這裡的家人的名字,
是跟奶奶確認她子孫用的,我堂兄弟都沒回應。而至終入殮時,我看者我奶奶雙拳緊握
不知是痛苦還是有心事未了(雖然,奶奶躺安養院時一直是握著)
總覺得她身後留下的是一個不圓滿的句點。

奶奶並沒有實在做完七七就火化了,似乎是對時辰的"縮時"奠祭,還曾經三七與四七一起做呢!
我是長孫!火化那天經歷很多和父後七日類似的情節
但是我有哭,其他的長輩說因為我小時候跟奶奶相處最久
但是我不同意,因為我堂哥們也是,只是他們母親與我奶奶有很多摩擦
當我們長大、兩家搬出去後,他們就鮮少回去了
或許  多情自古傷離別吧

奶奶已矣。

我電腦裡還有七年前,用數位相機錄的影片,短短一分鐘,卻記錄了真實的互動
有聲音有影像,透過螢幕似乎奶奶未曾遠去。往後幾年,我興趣便在攝影上面
除了數位,更用大量底片拍照,如今用燈箱看著哪小小方寸之間的影像
確信時間凝結在那剎那,夜裡,我常常會獨自點著日製hakuba燈箱 用 pentax放大鏡
微笑地偷看著,我從時間那裡搶奪過來,億萬分之一的過去。

鮮明而深刻。

因為,曾經在那短短五十分之一秒鐘的時間裡,我也用同樣的眼神和角度看著我奶奶。

我感謝我的相機,雖然她讓我存款有幾次、提款機吐不出鈔票。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