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民國百年庚寅十二月卅日,先祖母陳諱桂逝於蘆竹安養院,得其天年八十有九。不孝孫藍仕豪聞喪於外地,不敢緩書,唯紙淚和墨,不能自己。

 

嗚呼,惟我祖母,形單影薄、時難局困,生鞠七子,其一易姓、其二早夭,離多聚少,今復來思,竟為長別。

 

數年之前,嘗聞祖母問曰:「何時歸來同住。」此乃望子孫同堂之願,言猶在耳。然二十愚少、豈知無常,燈下思量,已潸然千行。吾幼時天倫有幸,乃因父叔勞苦、共營家道。去日甘苦,饔飧不給、貰米滿簿,只能耳聞,不能親睹;但祖母歲月風霜猶存,簡實於己,卻時以豐食哺我。使恃遠勞,則祖兼母職,舊事填膺,痛貫心肝。其後遷住桃園,每得返鄉,輒取雞買肉,旦晨張羅,歸去必求以電話報平安,始得安枕,嗚呼! 而今孫再歸,教從何處呼祖母耶?

 

前年大病,不復言語、不辨來者,雖急救有功,始以為憂也。縱使祖母不喜拍照,因常恐有袁子才逝影之憾,不孝孫仍得百幀,是此,百年之後,當下跪聽罰。此病之後,每有空閒必相探,是日遠弔美國之前,亦囑咐看護,當代我照護,並諾五月再見,豈知今父越洋來電,言有大故。嗚呼!夢中無訣,未時還家,生不能供養、歿無以靜守,吾行負天地,不孝不順,無涯之憾,魂夢不接,未報之德,昊天罔極。

 

嗚呼!祖母無感、子孫有知:不吟<蓼莪>、懼聞<凱風>。久客人間,盡歷滄桑,生於貧家,幼無歡心,侍上養下,忍辱堅強,子女雖成,未曾有享,一朝捐館,北邙蒼蒼,千秋相隔,天人茫茫。杜鵑啼血,悲猿嘯長,感此新春,憔悴惆悵。嗚呼哀哉!嗚呼哀哉!尚饗。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