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霆在學校宿舍地下室的早餐店點了蛋餅、蘿蔔糕和奶茶。草草的吃完早餐之後,就順著好像已經被他走出軌道的步道,到了圖書館。其實建霆也是這一個月才開始這樣早起念書,但是卻好像念了一生、而之後還有一生的感覺。或許是因為要準備考試的壓力,建霆覺得時間變得好長好長。

  到了圖書館,一如往常的建霆找了靠窗靠角落、三樓的中文文獻區坐了下來,雖然是工學院的碩士,做的是影像資訊,但是自從半年前開始和雅君研究室合作之後,反到喜歡上那種中文老書的特有味道,五樓資訊圖書那種雪銅紙和水面上光的書反而讓他覺得有點嗆,也或者建霆喜歡上念書念累、隨手翻一本中文書的感覺,管他是全唐詩的其中一冊,還是啟淑印譜、墨譜都好,甚至是把容庚的金文編攤在桌上,他都覺得有一種滿足的享受,很像是小孩子把喜歡的玩具陳列在眼前,又有著像古時祭祀時,放置禮器的那種虔敬。然而這是無意識的,畢竟考試將及,建霆單純只是想找一個他最喜歡的位置念書,心安才能好好的做一件事。

  念書念累了,建霆都會趴下來休息一下。今天他忽然想起之前研就室學長調侃他,說他去圖書館是為了看女生,建霆在趴下之前看了一下四周,疲憊的笑了一下,打個哈欠就睡下去了。下午兩點的陽光在百葉窗窗隙下像一片片微溫的刀子,但是對念書念累的建霆沒有殺傷力,建霆還是沉沉的睡去。

  通常下午建霆都會複習早上讀的部分,只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特別想看一看玉器圖鑑之類的書。建霆到了器物類的書區,赫然發現之前出土的那批玉器已經有一本很薄的圖鑑,或許是因為自己學校有研究室在做這題目,所以圖書館很快就進了這本書。建霆回到位子上翻了一下,書上除了圖版還有拓本、摹圖,而那九片玉瑗因為長年埋在土裡,風化侵蝕讓紋路難以辨認。然而建霆卻意外的記得夢中其中三片的圖案,於是便立刻把圖描下來,然後把缺損部分補齊。大約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完成後,建霆知道到六點還有一個半小時,就繼續複習早上念的部分,只是一直無法專心。

  吃完飯之後,建霆到研究室去,那時燈是暗的,

或許大家一起去吃飯了吧」-建霆邊想邊開門進去。

 

『嘿~學長!』-漢文正看著租來的電影,看到建霆進來打了個招呼。

 

『吃過了嗎? 其他人去哪了』-建霆問。

 

『還沒耶,快看完了,等一下就去吃。小鴨和老闆去開會啦,你忘記了喔,念書太認真啦,哈哈』-漢文邊說邊按下撥放紐,帶上耳機。

 

『你可以開燈沒關係』-漢文忽然又拿下耳機跟建廷說了一下,隨後便繼續看電影。

 

建霆把電腦打開,隨後就把今天描的摹圖掃描,經過簡單的影像處理:拉正、調對比後,建霆寫了一封信給雅君:

Hi,

 

最近好嗎? 不知道HIAS有沒有鬧脾氣XD

今天我在圖書館看到那九片玉瑗有摹釋,但是有些地方有缺損

我閒來亂補一通,寄給你看看!~

 

希望妳一切順利!

 

Best,

 

建霆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