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獻給我的青春、我愛以及愛我的人

 

  故事的開始是一場普通到沒人會注意的聯誼,我們是縣名大學,而來找我們聯誼的是台灣最高學府-台大。其實一開始我不打算去,畢竟、人家是工學院男生要找我們系上女生聯誼,何必跟著一個像保鑣的臭男生湊熱鬧,即使,系上的女生說有男生去他們比較安心,還是在我再三的推辭下謝絕了。那天是周三,下午公關跑來跟我說這件事情,而他們已經約好禮拜五見面;在他們問我能不能去之前已經先問過我周五有沒有空,推辭花了一點時間。

「他們說他們系上也會有一兩個女生去呀」 - 公關說

「哎呀~ 我怕你們大家去,就我一個男生,會被台大的白眼」 - 我說

「不會啦~ 妳去找他們那邊的女生聊天阿」 - 公關說

「不適合啦!」 - 我說

「唉呦~ 來嘛! 妳要保護系上的女生阿」 - 公關說

「保護咧! 厚~ 有哪些人要去阿」- 我問

「小雅不會去啦」 - 公關說,並且給了一個曖昧的微笑。

「喔,那我約小雅出去玩好了」- 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說這句話。其實,公關也知道我很喜歡小雅,或是說很多人大概也知道,只是喜歡她的人太多了,大家也不是很在意多我一個。

  小雅是我們這系公認最漂亮的女生,大一一進來就有不少本系、外系學長的追求,不知道是逃避還是故做不在乎,我很少打聽關於小雅的事情,甚至,她修了哪些課、參加妳個社團我也沒去打聽。也許吧,也許知道她會在哪出現,就會出現避也不是、去也不是的窘境,往往,當我們知道或是感受到,就變得無論怎樣選怎樣走都會有遺憾或是痛苦。在大一剛剛進來,認識小雅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訴自己不能喜歡上她,我知道,她不是我可以追求到的女生,而且,一喜歡上我就再也逃不走,大學四年就會一直掛念的她,一如我國中、高中的過往,而今我已然累得將自己匍匐如藤蔓盤在懸崖上,面臨這樣的深淵我不能失足。

  我想大家都知道的,用青春那種如蝶破繭力道卻虛擲在沒有結果的愛情上,那種孤寂與內傷必然是刻骨銘心。我們在沉默中嘶吼著、在坐定的時候發瘋似的想擺動自己身體,這是在生命要概括承受的重量與失衡。年輕的心總是充滿矛盾而需要被安慰,而當矛盾出現在愛情上的時候,進退失據總是讓人覺得自己可笑又嚴肅。

  然而,還是喜歡上她了。

  不知道是從甚麼時候開始, 閒的時候開始想她,開始,會想知道她現在好不好,甚至猜想我和他的關係。也許是因為太多男生接近她是因為有目的,而我總是很小心的保護自己、一直把自己當她的朋友,所以她就沒有避著我,日子久了,自己小心防堵的牆因為那難以察覺的隙縫終於崩毀,她很快的發現這變質的友誼,而我也變成和那些追求她的人一樣,被漸漸疏遠。只是已經隨著對他的思念流浪了,不管哪個方向都同時再接近與遠離她-我回不去了。是的,一如席慕蓉的詩: "沒料到的是相逢之前的清純已無處可尋,而在我心中,你變成了一把永遠燃燒著的野火"。

「嗄?你要約她喔?」-公關微笑的問。

「沒啦,隨便說說的,哎呀」-我說

「不勉強你啦,不過大家真的希望你來,真的! 還有,也祝你約到小雅」-公關說

(未完)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