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我在求學的路上越來越顯得孤單,越來越覺得生命在空轉。終於念到研究所,最接近我的理想的時候,萌生很多轉換跑道的念頭。科學走到這地步,已經沒了人情味,再也無法揣摩偉大前人的欣喜與感動。此時我已經縱情於書法詩詞、攝影與旅遊。我在改變還是在逃避,大概永遠不會有解。但是我是很固執的一個人,我還想念到博士。

我不會因為痛苦而放棄,痛苦是進步的動力。

但是沒有其他快樂來平衡這些憂愁,我生命重心早已經疲憊於支持傾斜的世界。一如天秤的兩端,我的心已長久不平衡。而不知怎麼地,我在這樣無法改變的狀況無法改變的環境,竟然還無法逃離。我堅信著離開是唯一的機會,堅信著,我要趕快畢業~

離開這裡。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