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以前都有和朋友交換卡片的習慣。

今年聖誕節應該也會寄或是收到吧,再忙,有些事情也是免不了的。

不過說到卡片卻讓我想起很多很多事情,最近的是有人問我,如果和我相戀的人隔著遙遠的時間與距離。

我該怎麼辦,當時,我傻理傻氣的回應,反正台灣又不大,再遠一周還是可以見了兩次。

這是一時嘴快,因為我好久好久沒做卡片了,忘記我可以把週而復始的思念寫成文字。

最後一次做卡片是因為實驗是學妹生日、學長的畢業,我做了四張一樣的,用水墨畫的卡片,但是沒有花心思,連糨糊都沒煮好。

對,如果真的有不得不分離的情,那我會做卡片,用一整個下午剪貼,之前再用一個上午細細的描出喜鵲的翎羽,皴出一片高遠的山...然後,花三天的時間讓一層一層的宣紙與漿糊結合,最後一面一定是精細的和紙,再把這樣的信和卡片放到蠶絲織出來的袋子中,貼上掛號的郵資,寄到妳手裡。我不會在信封上寫上急件或是易碎品,我們有太多的時間在想念對方,是急是慢都無所謂,而此刻的心也不會是易碎的。用寄,也不擔心那一紙飄泊,因為袋子上早已打上千千萬萬個結。

 

妳此刻的心也這麼美嗎?

 

 

 

也在趕論文嗎XD

創作者介紹

春絮秋蓬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