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在這裡寫文章都因有些許的惆悵,或強或弱,或因著羈旅、因著老去。愛情,其實只是一個藉口,來弔唁逝去的年華。

愛情,其實不是一定要達到,不是一定得許應,因著它是一個不存在的美麗,所以我才能有源源不絕的詞句。

但是,誰知道,究竟是先有繆思還是先有藝術;先有愛情還是先有文化,最近已經無法分辨是誰成就了誰。而又是誰先流的淚開啟了永遠分離不了的命運! 我告訴自己,他們應該互為一體,在一切知識智慧之上,他們已無法用言語去解析,只能由細細的揣摩來看出一點點的輪廓,看到自己為何憂愁為何欣喜。愛情之外,得有些立命。

安身立命,立命安身? 愛情和功業似乎也互為表裡,只是,我早已詞窮、無法告訴你。

但是確定的是,年華老去。我想趕快畢業,趕快完成許許多多的基礎建設,然後聽著天命,努力活出自己,活出我的理想中的偉大,我要寫文章,我要把我的精神推往更遠的未來與更廣的世界。只是當這樣的想法越濃的時候,愁思也越重,想著要面對的是東去的大江、千古的飄風,我的精神頓時便化成浮萍與柳絮,這一但飄零就出現了和詩詞中愛情如膠投漆的聯結,越想立功業,就越期待一份真摯的情。

我得繼續寫論文,繼續想妳。

我暫時會把"妳"設定成一位朋友口中的女孩,妳是誰我不清楚,但是我很期待~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