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室一個助理喜歡說話,常常說我照片是亂槍打鳥,縱使有好照片也是千中選一。她說,大師都拍很少,然後就是好的照片。我記得我好像和她爭辯過幾次,但是我忘記怎樣說服她,還是怎樣說服自己。

記得有人說過,不要為自己解釋甚麼,因為不喜歡妳的人,只會越解釋越黑;喜歡你的人,不需要你解釋,她就是喜歡。

那我為何拍照呢?

我認識雅婷的時候,很早就知道一個悲傷的消息,說好,我不會再提,但是要提自己的親人,他們都八九十了。

那是我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四位老人都健在,但是加起來已經快要三百五十年,他們都對我很好,都是我很重要的存在。只不過,時間是無情的,終究有一天,阿,說好不提的。

我為何拍照呢?

我將來認識的妳的時間,至少已經是我碩三,至少是2008年底之後的事情,或許妳只對未來有興趣,但是我很想告訴妳,關於我的過去、我每天看到甚麼、想到甚麼。我除了一點點的文字外,我得用大量的照片,來為我的過去做個見證與紀錄,照片很神奇,並不是告訴妳曾有甚麼,而是我看到甚麼,那不只有紀錄影像,還記錄我當時的眼光、心情,我的角度。並且矯情的告訴妳,如果你在照片的這裡,會有怎樣美麗的光影;告訴你,我還記得當時的微笑,即使,只是普通街角黃昏的一景。

我為何拍照呢? 因為我有貪婪的憂傷。

我知道花會落,水會枯,我知道每個美麗的日落只出現一次,縱使,明春花相似,水依舊東流,太陽還會升起,縱使,我們辭別一些人還會再遇到一些人。只是,只要細細觀察,其實完全都不一樣。當然,旁人會安慰你說:"哪有,都嗎很像"。不,不一樣, 如果人依舊,我就不會問這問題,也不會有這樣的回答。如果每年春天的花都有一樣的細節,每個歸來的燕子都有一樣的羽毛與啼囀,如果,我能愛上一個最好年齡的人,那也不需要觀察夕陽是不是有綠閃光,不用在意杜鵑是否啼血,不用按著快門不放。

在我的世界裡,所謂最好的年齡已經離去,變成了詩句,變成了底片上的光影。除非,在那美麗的日子還逝去不遠的現在、明天,我能頃心愛上妳,然後在夜裡、在花叢裡、在詩句裡、偷偷躲過時間的監視,回到已經漶漫的過去。

ㄟ,如果以後念的大學不一樣,我們還可以在一起嗎?

我問。

這是我的相機,我回到過去的秘密。

 Resize of Resize of DSC_2296.JPG

 Resize of Resize of DSC_2313.JPG

 (Hasselblad 500c/m  Zeiss Distagon 50mm/f4  蛇腹遮光罩、45度測光五稜鏡、A12片匣)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