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有位朋友說要幫我介紹女生。應該說,

是我先感嘆一些事情,然後言語溢出理智,覆水難收,她便答應要幫我注意。其實,我不是很想麻煩任何人幫我做事情,尤其是這種該靠自己努力或是,根本是無端無法捉摸地際遇。但是不知怎麼的,當我下定好不再見她的決定,悵然若失的時候,這樣的應允確變成了一樽忘憂酒,即使我知道酒力漸消,惆悵漸依舊。還是很感謝他,即使,介紹來的朋友們從沒有深刻的影響我。但是有期待就有方向,無論是實是空~

 

謝謝妳,朋友。

我好像還欠妳一封信...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