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這就是最後一次了吧,就好像樂章完成後,還有的細小餘韻,在這種繾綣淒涼之外,該有的一點完結,不能喧賓奪主,但要似有若無,如同很多事情的最後,會有的安靜却帶有故事性的結局。而這時候一隻貓好像就變成必要的場景,之前帶出去的時候一直扭動著,好像拗脾氣的小孩,吵著要回家似的。然而,就在我對貓兒輕輕的說 : "我們再等一下好嗎,我以後不會再來這裡,所以這是最後一次見她,陪我等一下,好嗎"。人家說貓有靈性,是真的。說完後,就很安靜的坐在我的腿上,陪我等過最後的十分鐘,時間到了,我該回去。貓不發一語,好像很了解似的,圓滾滾的眼睛大大的瞳孔,帶有一點同情的表情看著我。

唉,她看來不會來了,我說。

起霧了,我們走吧。

 

人家問為什麼貓濕濕的,疑?  我有流淚嗎?

 

貓兒,你記的嗎?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