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答應過你,要說些到大陸的趣事給妳聽,但是不知怎麼的,記憶一直出現問題,好像,一切答應過的都有些模糊,還是我想要忘記的事情太多,就把他們一起忘記。直到我要再寫信給妳,才發現,原來我還欠妳一篇遊記。

遊記是從我們身邊的地方開始的,從桃園中正國際機場,那天是六點多的飛機。而前一晚為了準備到中國要講的報告,大家忙到兩點才就寢,也就是說,我們只睡了兩個小時就踏上這次漫漫長路。飛機上其實沒有甚麼有趣的事情,除了看到美麗的,雲霧繚繞的中央山脈外,就是短程從台灣飛香港,再從香港轉機到廣州,而後再從廣州飛蘭州。到了蘭州之後搭火車去嘉峪關開會。為什麼選在嘉峪關呢? 為了是八月一日的日全蝕。

飛機飛抵香港的時候,由於已經在台灣換好人民幣,大家就隨意的看著免稅商店,記得我逛到周大福的時候有一位小姐,挺著大肚子跟我說著他們的金銀飾品。人很親切,也很認真,希望她有一位健康的寶寶。除此之外還看了愛馬仕和PRADA,雖然有不少不錯的東西,但是那不是現在的我適合用的,了解了,看了看,也就到登機門附近徘徊。此時同行的兩位已經在登機門附近,看著赤鱲角這片填出來的土地,看著飛機的起降。

同行的兩位一位是研究室學妹,一位是之前同一研究室的助理。大家都到了,也比較放心,我們就在椅子上打盹,等待轉機。上了到廣州的飛機後,除了看風景外就是酸一些中國現在的文化狀況。到了廣州,正是中午時間,無奈機場食物怪得很難讓人有興趣,在大廳繞了好幾圈之後才決定草草吃一頓簡餐,像便當的簡餐。

從廣州往蘭州的飛機不是直接飛到,還在西安停了一下,這裡是中華文明最重要的核心,秦皇一統六國是在這裡,李白寫詩是在這裡,華夏文明最美最燦爛的一頁寫在這裡。這裡,現在卻佈滿煙塵。

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到底是浮雲還是煙塵,我已經分不清楚了。

 

飛行的終點是蘭州,一個工業城市,機場離市中心有快一個小時的車程,我們叫了計程車,一路上司機問著台灣的事情。此時夕陽已經變得越來越昏暗,連綿的黃土從暖溶溶的溫暖漸漸變得蒼老而灰冷。記得我們到的飯店叫做"紫金花"。一間小小的飯店, 旁邊是昏暗的街道,街道旁有很多小攤販賣著動物的毛皮和飾品。經過長時間的舟車勞頓,從出發到下榻,整整十二小時,這時間如果在較不逆風的國際航線,我已經到美國了。我和這個城市一樣都很沒精神。沒精神就會出錯!

我東西被扒了!-同行助理氣憤無奈的說。

我們想到外面買一頓晚餐,確沒想到助理在掏出他的皮夾之後,金錢露白而被扒手盯上,加上大陸交通簡直就是布朗運動,我們過馬路分神的時候就在旁邊伸手把他的皮夾扒走。過完馬路去吃飯的時候才發現錢包不見。不見的不只是前和信用卡等等有型的,還有初來蘭州的觀感,以及一份助理女友對她的祝福。這就是蘭州的待客之道阿!我感嘆的想著。後來助理去找小偷談判,把信用卡金融卡"買"回來,但是皮夾已經不是原來的,錢和一些能變賣的東西也沒有回來。

就懷這這樣忐忑無奈的心情上火車,車上列車人員還一直提醒我們看好隨身物品,我把重要的相機放到枕頭底下,護照和錢則是深藏在背後的貼身小包裡。有點慶幸沒有帶哈蘇相機來,拍日蝕用的鏡頭和其他物品已經讓我枕頭墊高一倍,要是行前貪心一點,我可能不用睡了。做在我對床的是一位韓國來的天文學家,做的是觀測的宇宙學,我以往以為宇宙學都在理論範圍,聽到說可以觀測就聊了一陣子。熄燈之後,疲倦還是戰勝了對安全的不信任,一睡就是六個鐘頭,醒來就六點半,已經廣播說到嘉峪關的旅客要下車,當然,我又一次沒洗澡睡覺,但是床鋪本來也不乾淨,就憋扭的想快去旅館洗個澡。火車在七點多到,就由當地人員帶我們到旅館休息,車上講解著這個城市的興起與建設。我聽著看著,想讓自己的歷史地理知識和這裡做連結。只是累了,木然的看著窗外,甚麼也不想想。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