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順著同一個方向唷!

我對筱筑說。

:要順時針還是逆時針阿!

筱筑問我,問的時候小心翼翼的,她知道我不喜歡印泥沾到飛沫或是灰塵。

:看妳囉! 決定第一次攪拌的方向以後,都得順這個方向攪。不過,我希望這印泥都能妳幫我攪。

我說的時候看著剛從袋中放到瓷缸的西泠印泥,瓷缸是曉芳窯燒的,純白的胎土上面漾著一層透亮的釉料。

:我變成書僮了~該不會以後磨墨也要我幫你吧!

筱筑撒嬌著說。

:哈,這不用啦,會請妳攪她,是因為...因為...他是紅色的...

我結巴的說著。

:嘻嘻~好啦,我盡量

:不過你挑這白瓷也太白了,和紅色的對比很強耶,如果攪得不好看,妳不要生氣喔。

筱筑聲音細細的說著。

我把臉湊近筱筑的頭髮,在她耳畔邊,輕輕的呆看著。

:這印泥好像買一段時間了吧,有點滲油耶。

:對阿,買了幾年了,一直找不到時間和機會放到印泥盒裡,而且,我想找一個有意義的時間和人幫我阿。

筱筑有些不好意思的把頭側了過去。

一片印泥在筱筑巧手與細心之下,慢慢攪成了一球,慢慢的菜油和朱砂被艾絨密密的纏在一起。

擦完象牙籤上的印泥之後,我寫了一闋詞送給筱筑。

憂喜相尋,風雨過、一江春綠。巫峽夢,至今空有,亂山屏簇。
何似伯鸞攜德耀,簞瓢未足清歡足。漸粲然、光彩照階庭,生蘭玉。
幽夢裡、傳心曲。腸斷處、憑他續。文君婿知否,笑君卑辱。
君不見周南歌漢廣,天教夫子休喬木。便相將、左手抱琴書,雲間宿。

東坡滿江紅庚寅年冬月半思書於養翎齋 (印)

-完-

創作者介紹

春絮秋蓬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