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心開車啦!

靜兒對我說。

:沒關係啦~現在又不需要換檔! 讓我牽一下不行喔?

我有點開玩笑的抱怨著。

:兩手放在方向盤上~ 來!

靜兒把我的手放回方向盤上,上身輕輕的倒過來,待紅燈的時候,雙手抱住我的右臂。

:這不是你以前的學校嗎? 你又想起甚麼啦?

想起甚麼。靜兒這樣問我我有點難回答。之前還沒交往的時候,我講了不少大學時代如何喜歡一個女孩子,以及寫過多少文章多少詩歌給她,可是卻一點回音都沒有的故事。而之後如何努力忘掉她,以及我今天在這裡想起來的話,卻從來沒有提過。

:你知道為什麼我要買七人座的車嗎?

我問靜兒。

:你當時不是說這樣才裝得下小孩以及老爸老媽嗎?

靜兒回答道。這時候她轉頭看著窗外的景色。接著又說。

:上次晚上來沒注意看,你離開學校這幾年變化很大嗎?

:變很大,你這樣問,我又想念一首詩了~

正當我要念出來的時候,靜兒打斷我的話,說:

:我猜猜看喔~ 嗯...是不是"又見松樹催為薪,更....更知桑田變成海"...哈哈~ 好像唸錯了。

我微笑看著她,說:

:我想說的是:"昔年移柳,依依漢南,今看搖落,悽愴江潭 。樹猶如此,人何以堪!"

:唉呦,猜錯了! 不過這句好像聽你說過。 你寫的嗎?

靜兒問我!

:不是啦,是桓溫寫的,我要是這麼厲害就不會在這裡了。

:不在這裡,難道是和那位女生在一起嗎?

靜兒總事會對我回意以前的事情吃醋。

:我想是不會的,我知道我即使擁有世界上最好的文筆也不會和她在一起。對他來說,我終究只是朋友,就像你看世界文學名著,妳也不會有甚麼和作者情感上的... 互動,呃,或是說,你們不會這樣相愛啦。

:就像我追到妳,也不是用我之後寫給妳的信的形式阿。對吧~

我對著靜兒聳聳眉。

:對阿,只是你跟別人不一樣,別人追女生都一開始寫得很漂亮,追到之後不少人就變得冷淡,也不太說一些好聽的話。

:而你一開始寫的情書看起來根本只是朋友書信。我給雅婷看的時候她還給我忠告,說這樣的男生以後會很悶很無聊。

:不過還好她錯了。

靜兒如此說。

:希望她不會在意。

我說。

:不會啦,她後來說你是特例。不過我當時真的有動搖過,你知道的,我不隨便愛人的~

靜兒說。

:那封信的信紙很漂亮,你當時寫給那女孩也用這麼漂亮的嗎?

靜兒問。

:差不多,但是妳的比較漂亮。

:哈,騙人,你之前多喜歡人家,我是知道的。

靜兒說。

:是阿,不過,再怎樣喜歡她也不會像現在對你這樣,對她有太多顧忌。

:對你卻能恣意的喜歡著。

我羞怯的說著。

:你會買這車是因為她跟你說過吧。

靜兒說。

:ㄟ,我有說過嗎? 哈哈,我不是刻意要再提起的。

我忙著解釋。

:我猜的~啦~不用擔心,喜歡一個人就要喜歡他所喜歡的一切,對吧? 我要小睡一下,到了叫我!

靜兒說著。對著我微微地笑著閉起了眼睛。

 

-完-

 

創作者介紹

春絮秋蓬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