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想要 和你一起 走上那條美麗的山路
有柔風 有白雲 有你在我身旁

 

 

傾聽我快樂和感激的心
我的要求其實很微小 只要有過那樣的一個夏日
只要走過 那樣的一次
而朝我迎來的 日複以夜 卻都是一些不被料到的安排
還有那麼多瑣碎的錯誤 將我們慢慢地慢慢地隔開
讓今夜的我 終於明白
所有的悲歡都已成灰燼 任世間哪一條路我都不能
與你同行

 

<與你同行> 席慕容

 

:為什麼?

    妳這樣問我。

:為什麼要約在中山站才告訴我?

:恩,這是我一個小小希望啦!因為那裡對我有不少意義。

    我這樣說著,心理有點憂傷有點欣喜。

:如果可以,我會幫妳負擔車資的!之後還可以去旁邊晃晃阿~

   我小聲的說著。

:嗯嗯,車錢是不用啦

小芬心理疑惑著,不知道我為什麼要約在捷運站。其實小芬說出喜歡我的時候我也欣喜若狂,有種想去抱住她的衝動。但是很久以前的記憶,還有一直以來說服自己愛情從哪結束

,就從哪開始的心念。還是強忍著自己的情緒,等待明天的到來。

:你跟我去嗎?

小芬問。

:我希望你能先到那等我,一號出口電扶梯下來後第一個等車點。

:那....幾點呢?

:四點半可以嗎?

我說。

:好!

小芬小聲地回答。

小芬有點落寞,有點不好意思。或許之前我們互動已經很好,她想應該說出來只是讓事情明朗化,卻沒料到我沒回答,還給了一個很奇怪的約。小芬知道我對她有很多地方特別好,只是我對其他女生的幫助也讓她時時猜測。曖昧是最美最夢幻的一段時間,對於說出來這件事,小芬有點懊惱卻又有點疏緩,慶幸自己講了,懊惱自己講了。其實,大多數人的回答通常也就是三種,要嗎答應,要嘛距絕,要嘛甚麼都不回應,只有我這樣相約他日。好也不是,壞也不是,小芬在一個很憋扭矛盾的心情下擠出一絲笑容。

:謝謝妳,真的。

我這樣說。

:呃~不客氣...

小芬回答後心情更奇怪了,我從未這樣謝過她,其實我也記不清楚說過怎樣的謝謝,但是小芬感覺分外詭異!

:要不要去散步!

我蹦出一句自己也不知道要怎樣處裡的話,想說現在還有時間,也不急著要做甚麼。

:順便去吃個消夜,阿,還是妳有事情。

:呃~室友希望我今天早點回去,要討論一下房屋漏水問題。我還是先回去好了,那...明天下午...傍晚見囉!

   小芬藉了一個口要早點離開,其實這也是她準備好如果被距絕要讓自己脫身的話,而此刻我也有點焦慮,換我擔心了,擔心這樣美好了氣氛會被我弄砸,於是馬上補了一句。

:我很期待喔,嗯,明天啦!

:嗯,掰掰!

小芬笑得有點淒蒼,有點羞怯! 一種紅潤的臉上掛著微微憂傷的表情,我想是人間最美的調和。又再次壓抑那股想跪下想流淚想大叫的衝動,回了一個奇怪的微笑給她。

那夜一直反覆想著,想今天發生的事情,想著過去的一切一切,揣摩著明天會發生、要做的事情,我到清晨六點半才睡著,而十點就醒來了。醒來後,思量著是不是我對愛情做了一個荒謬的褻瀆,對自己最愛的人,懸住她的心。此刻才發現我把自己變成儀式的祭品,而深怕自己的堅持粗魯與傲慢觸怒了神祇。

中午隨便亂吃之後就到熟悉的賣書的店裡,找了一個位子,拿了一本詩經,打算到四點之前都耗在這裡。

 

(中略XD)

 

捷運從忠孝復興出發,到了台北站轉搭板南線,一站就到了中山站,時間早了一點點,真的只有一點點,我的車剛開門,往台北的車就進站。

小芬似乎看見我了,她穿著普通的牛仔褲和帆布鞋,配著她最常穿的T-恤,微笑的看著我。車門開後我慢慢的走了過去,離得不遠,站定了,輕輕地說了一聲

:噢,妳也在這裡嗎?

小芬滿臉疑惑的說

:是阿,我在等你。

:久等了!

我說

:喔,那,嗯,所以?

小芬問道。

: 時間剛好,傾你住意聆聽喔!

小芬有點緊張,其實我比她更緊張,但是也更快樂。我漸漸靠近她,伸手卻又縮回來。

:你握拳我怎麼牽?

講出這話的時候剛好捷運催鈴響起,小芬沒聽清楚。

:你說甚麼?

我沉默了一陣子,小芬看起來神情更低落。等捷運走了之後,我又再說了一次。

:我剛說-你拳頭握這麼緊,我怎麼牽?

:我曾經有個沒抓住的夢,在這裡結束,所以才辛苦了妳,因為我們太晚認識,我想...連過去,我都要與你同行

 

-完-

 

 



 

 

 

 

 

創作者介紹

春絮秋蓬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