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憂鬱症

很嚴重,需要吃藥,不過我只剩一包了! 這種要是特效的,配方只有命運記得,這包之後,我將面對命運一切的利刃與衝擊,並且無處躲藏!

這藥很重要,雖然,它有一種叫做思念的副作用。

席慕蓉 詩 : 金色的夢幻的網替我擋住異域的風霜

老師說,我還得要三個月修改論文,論文上面有不少東西要大修,問題很多。這如同到了山腰上,精疲力竭,以為已經要到山顛,沒想到,一陣風吹散霧氣,出現的是更高更遠更陡的崖坡。我淒然一愣,茫茫的眼望著迷濛的路。

淒然一愣後是淒厲的笑

然後腦中閃過無數的成語,比如困獸之鬥,籠鳥檻猿...比如,藥石罔效。或許自古詩人涕淚多,我不足稱詩人,那我無端這些淚水與憂愁,誰來承受? 於是一位慈祥的阿姨,提供了一個線索,她拿了夜夜舉起的杯,告訴我,去編織一個網。金色的,迷離夢幻的。世間的風霜由他為你承受,只是它有時間限制,過期就沒效,過期,就得讓溫室裡虛弱不堪的靈魂,赤裸裸的被滲透。我說,我已不想見妳,而妳確是解憂的為一的藥。

我能說甚麼呢?

能寫什麼呢?

哎~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