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妳很漂亮,我想說,喔,是衣著。沒理由也沒道理問你為何今天打扮如此,也不需要問,就偷瞄著。你說,好久不見,其實上周我見過你,只是驚鴻一瞥,就那一瞥已夠驚鴻了,我趕快就離去。我想見妳,但是卻要跟你說,離我遠一點!

  

     妳知道嗎? 你是唯一沒傷過我的,我喜歡的女孩,我不知道為何如此,或許是因為妳天性敦厚,也或許只是我太輕太透明,可喜可悲的是,已經不會有答案了,我努力的想離去,即使,我從沒能下定好決心。只是無論如何,只要喜歡過,那一生都得喜歡,然而久了,記憶變得零碎而漶漫時,那一切細微情感再也無法揣摩,才終於無色無嗅。生命就是不斷累積過去,我習慣也知道,縱使再多的思念再多的惆悵,都會被時間稀釋中和,看似雲淡風輕,其實有誰知道,大好的年華就換得一點點的虛偽的超然。

   我時間有限,或是說,早超過時限。

   我必須快一點讓自己離去,離越遠越好,這樣在夜裡我不會用星座去判別你的方向,在起風的時候,也無法想起妳婆娑的模樣。只是偶而不小心,會看見與你相仿的背影,會記得,有你的湖面如何蕩漾。千萬別遇見你,我已決心把回憶壓去芬芳,千萬別遇見你,因為--

    你有重生的力量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