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11 Sat 2008 22:19
  • 碩三

    朋友有時候會問我論文的進度,我無法精確回答,因為文字部分即使已經完成,那也是我自己的部分,要給老師修改的還有一段漫漫長路。或許,問我進度只是一種問候! 在碩士生涯的黃昏裡,文字和圖表、期刊變成唯一的過程,一紙文憑也不是目的。我想學東西,不過在畢業壓力下,甚麼都學不好。記得莊周寫的<痀僂丈人承蜩>,要專心致志,而且要以快樂為目的才能得到想要的。而現在的我除了論文就是幻想,想甚麼都好,朋友不知道,只好問我論文進度。

    寫論文的悲與苦不是可以傳達的,至少,文字不行,至少,看我文章我圖片的人不行。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大家第一次聽到我用水彩筆寫書法,都認為我在嘗試特殊效果,或是以為我不忍心重壓筆毛所以選的。是的,我很愛護筆,只要是我選的、在用的筆,從白金3776到這些毛筆,大致上都會小心不要傷到。筆尖是很細膩的物品,無論是堅硬的K金還是柔軟的毛都是一樣,需要小心放置,注意清洗。之所以選水彩筆來寫字是因為對毛料的追求,市面上最好的硬毫為冬狼毫,是用冬天雄黃鼠狼的毛製成,參以一些豬鬃、兔毫,較好的經過五六次以上的刷毛,比較不容易掉毛,而在秉著圓、齊、尖、健地原則外,毛料我認為是影響最大的關鍵。

中華民國的筆在這方面做得很好,大陸的筆要遇到品質"正常"的很不容易,但即使如此,即使我國生產的水準很高,但是因著成本考量,除了少數一兩家宣稱有貂毛的筆之外,市面上很少看到,也無法得知真假。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對我來說,一切文章的源頭並不是構思或是幻想,是拿筆的那一刻才開始。雖然虛擬世界沒有紙筆,沒有帶麝香或是冰片撫慰的墨水,但是我還是能把這些摺皺、提按與墨痕,變成零與一的壓花,放到這裡來。

祇園俗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